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49951|回复: 415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国内游] 小小的儿子大大的爹 跟着老爸倒走长征路——寻找莘莘学子在路上

    [复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1#
发表于 2013-5-29 19:15:32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Luanma之子 于 2013-6-15 19:15 编辑


——【红军长征路线图】



——【郭涛倒走长征路线图】

老爸一直说,想做一件让自己感觉是事儿的事。您瞧,这不就开始了。

自我介绍一下,名叫郭冬雨,郭涛是我爸!标准90后,自小跟随着老爸领略祖国的大好河山。虽然说读万卷书不如行万自里路,可惜我这书读的,高中学历。自从没有考上理想的大学后,只好步入社会大学。这不“社4”毕业了,跟着老爸来继续“读研”。

很多人问这次出发的原因,我用图片告诉大家。



——【当我们走到这个地方,看到了下面的场景】


——【这样的环境,走出了务川县高考状元】

这样的场景让老爸结束了为期八个月的“慢游”。开始思索该如何的走下去,出行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点评

谢谢分享  发表于 2015-5-6 18:32

评分

7

查看全部评分

分享到: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收藏收藏6 转播转播 分享分享 分享淘帖 有才有才8 反对反对
2#
发表于 2013-5-29 19:19:25 | 只看该作者
本帖最后由 Luanma 于 2013-5-29 19:43 编辑

“慢游”的结局,急速的返回。——http://bbs.21rv.com/thread-30801-1-1.html
而来这里之前电话儿子同学——李旭,即李小哈。



——【怎么还是显得孤单单的】

点评

虎父无犬子啊。赞一个,也许牛妈和牛仔会用实际行动——跟您们走一段,支持您们。  发表于 2013-8-10 16:24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3#
发表于 2013-5-29 19:19:48 | 只看该作者
本帖最后由 李小哈 于 2013-5-29 19:59 编辑

2012年8月7日
房车在我脑海里的概念其实就是美国电影里的故事情节,这样的情节距离我的生活应该是遥不可及的,我只能去幻想自己是电影里的主人公,blabla……我是一个爱幻想的人,此处省略应该不止一万二千字,偷笑、偷笑。谁知道炙热的八月,郭涛叔叔突然的一个电话,让我幻想的事情成为了现实剧情。其实我自己是一个不爱着家的疯子,时间被各种闲白儿安排得总是处于沸腾的状态,但是叔叔的一个来电,问我是否有时间的时候我却痛快的说有,然后再推掉自己所谓的安排,因为尽管书没认真去多读几本,学没好好多上几年,但对于轻、重、缓、急,这四个字还是能知道个大概的。这个电话仓促啊,要带着我去北京参加房车露营大会,我靠简直太高端了!让我一点钟到达叔叔远在几乎快要出了天津城区的住处,而我当时正在老城区附近修手机,结果手机还没有找到售后维修,就急忙打车往家赶,赶着去收拾自己未来几天要用到的东西,赶着去那遥远的出发地与叔叔汇合,赶着自己快点上路去亲身感受一下露营大会是个什么感受!一路顶着个大太阳,倒了三辆公交车,又给叔叔打了好几个电话,最后还是碰上了正开车出去的阿姨,顺着阿姨指的方向才看见等在太阳底下迎我招手的郭涛叔叔。对于叔叔我是相对熟悉的,于是把眼神迅速定位在了那辆从未亲眼看见过的房车身上一一原来房车长这个样子啊,像个小货车一样,后面背的那辆自行车可是相当洋气,之后我便坐上了副驾驶的位子。一上车顿时感觉自己也变得洋气起来一一房车诶,在我的同学里面除了郭冬雨一一叔叔儿子之外肯定没有别人坐过房车,不敢流露出自己的得意,只好在心里窃喜。我小的时候,除了出门比赛,几乎是没有离开家更不要说是出远门。因为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里面三百六十四天都要和教练朝朝夕夕,唯一休息的一天就是大年初一。所以这次自己坐着房车行驶在高速公路上面,简直就是幻想过的美国电影里的情节啊!就这样百十来迈的速度,我的眼球应接不暇,像是正要进城孩子一样,连对面驶过的一辆货车都不会轻易放过,都要看看是哪里的牌照,运的啥。还没有感觉到北京城的气息我们就到了,而且还是之前全国都在关注的七二一北京大雨的重点灾区一一房山区。眼前还有灾后未重建的景象,联想到失去亲人失去家园的人们,我顿时没有办法再保持自己激动不已窃喜的心情,不由得有些沉重,心想这怎么露营呢?带着一路问号,来到了北京房车博览中心,大老远就有上来热情招呼的工作人员,叔叔也连忙下车又打招呼又握手的,当然也没有忘了礼貌地介绍我一一“这是我儿子的初中同学”,可能只听见前半句还没来得及反应后半句的人就差点以为“这是我儿子”了,叔叔又加了一句“这是个女孩”,和大家第一次见面,不免说的我有些尴尬,一笑带过。
工作人员就开着个四个轮子的摩托车带我们走进了露营地,停在了一个接近电源有水的地方,车子刚停稳叔叔就赶紧下去与那位带路的工作人员“叙旧”,好像认识很久了一样的感觉,经过慢慢观察我才知道这位一直被我称作“工作人员”的工作人员,原来是这里的王总。真是没看出来啊,这位总怎么干起活来跟不要命似的,还没纳过闷子来,又来了一个“不要命”的,提来个袋子带着家伙事儿就来贴车标了。这才知道叔叔的车是第二个来到露营地的车,车标上还有标号,王总从这第二位工作人员手里要过车贴亲自贴在了叔叔的车上。


——【老板亲自上阵




——【找到组织】



——【并肩作战】

点评

并肩作战!  发表于 2013-7-28 11:50
4#
发表于 2013-5-29 19:56:11 | 只看该作者
本帖最后由 Luanma 于 2013-5-30 08:45 编辑

“并肩作战”???怎么个战斗???这是个问题!!!
左思右想、辗转反侧之中,时间走到了今年的3月份。
     
5#
 楼主| 发表于 2013-5-29 20:05:04 | 只看该作者
本帖最后由 Luanma之子 于 2013-5-29 20:17 编辑

(以下图片均为三月份北京房车展)



——【此图有亮点】



——【北京三月雪】



——【老爸,你要火】




——【一起做义工的兄弟】

从三月到五月这期间,我们开始为出行做各种准备。但是路线性和方向性,却是始终困扰着老爸。
“长征去,但倒走……”老爸最后的决定。
下面强力热力风力水力推出我的朋友李旭!(掌声鼓励)




——【2008年北京奥运会火炬手,国家二级运动员,此次与我们一起长征。还有,这是个姑娘】

     
6#
发表于 2013-5-29 20:16:27 | 只看该作者
搬好板凳等直播。
     
7#
 楼主| 发表于 2013-5-29 20:43:38 | 只看该作者
本帖最后由 Luanma之子 于 2013-6-20 17:17 编辑

与此同时,也有着叔叔大爷们的各种“送行”——大酒。话说送行多不可怕,可怕的是转天老爸一上午的难受。


——【喝酒不忘售书】



——【有没有上课的感觉】

     
8#
 楼主| 发表于 2013-5-29 21:13:34 | 只看该作者
在众多的送行当中,就有北京交通广播主持人牛力叔叔。当牛力叔叔得知老爸出行的目的时,决定为我们做一期节目。



——【五月十六日下午四点,《行走天下》】

——【我们的火炬手举得有点累】


——【时隔十三年的相聚】

13年前,即2000年3月6日的晚上,在北京人民广播电台828千赫《人生热线》开播七周年之际的节目里,传出了这样的电波——

主持人:晚上好!听众朋友,在《人生热线》节目开播七周年之际,我们要继续和我们的所有听众保持密切的联系,并且关注大家在人生路上的种种行程。
这里呢,我们想告诉大家的是一位来自天津的朋友,姓郭,名叫郭涛,他呢——尽管有和美的家庭,有爱妻、有幼子,并且也有自己的事业,包括公司,经济上也不愁,家庭上也还是比较富足的。但是,他个人心情不好、精神苦闷,并且希望找一个地方去寻找他的自我。明天正好是三月七日——农历二月二,是个“龙抬头”的日子,他想从这一天开始,驾车出行,也算是一种所谓的“离家出走”吧。他要离开自己的家,到全国各地去走一走,他试图在这种走出去的过程中,寻找到他的自我、寻找到他那失落了的精神。
那么,他的这种做法是否可取,或者他是否这样就真能找到,我们也期待着他的行踪的结局,我们会随时向我们的听众报告他的一些情况。
我们在这里也想听听一些朋友们,在这个问题上对他的一些忠告,或者一些看法……那么,我这里就特别有请北京的……
主持人:我们现在呢,想有请郭涛来跟我们的听众谈谈。
郭涛:苏老师,您好!
主持人:郭涛,你好!
……
主持人:当然,你要是说起旅游也好、过客也好,人们听起来好像都挺轻松的。但是,我总感觉你的这次出行,又有颇为沉重的一面,因为你可能面临着很多人对你的一种不理解,特别是如果有人认为你的行为,是一种对社会责任的逃避,或者对家庭现实的逃避,你做何回答呢?
郭涛:我觉得用“逃避”这个词,可能有些重了些。正是因为社会责任、家庭,还有周围的朋友们,所以我想走一走。因为,长时间从事着单一的一个经商,那么商海大家都说是战场。作为我这样一个人来讲,在战场上我可能不会倒下,那么面对一些亲情、朋友,在这个战场上逃避了、走开了,可能我有些承受不了。好像一个战役,那么当我站在山头上回过头来,面对我的并不是旗帜,而是尸横遍野。前面,可能是辉煌!那么,我怎么面对辉煌和身后的尸横遍野?当然,这个可能说得重了一些。我想调整一下自我,为了我的家人、为了我的朋友、为了我的事业。
主持人:你想离开这个事情,跟家里人做过具体的商讨?或者说,他们对你表示一种支持和理解吗?
郭涛:没有。
主持人:没有啊?
郭涛:嗯。我母亲是身患癌症,当知道我走的时候呢,就是在昨天吧,一直看着我在落泪。但是母亲呢,最知道儿子的心,她给我的是祝福,让我安安全全的回来。
主持人:你的妻子呢?
郭涛:本来呢,她今天应该到北京来送我。但是,面对她那种沉重的心情,我还是自己独自驾车——离开了我的家。
主持人:你这个独自驾车,有什么具体的行动路线吗?
郭涛:那么路线就是我们的神州,我们中华文明多少年给我们留到今天,让我们中华民族能有今天的辉煌——我想寻找这种精神!
主持人:你试图在我们的国土上,在母亲的怀抱里,就像涅槃再生似的,想寻找一种你再生的力量。
郭涛:这个真的不敢。但是,我想整理一下自己吧!因为在这个世界上,大家都忙忙碌碌,每天没有更多的时间去思考。累了一天、工作一天,面对着一些自己愿意干的,或者是自己不愿意干的这些事情,那么累了一天,可能思考的时间少了一些。但是,我觉得一个人在前进的道路当中,不是光走。那么“过客”,什么叫“过客”?我觉得:只是在这段时间里,你去思考。
主持人:去思考?
郭涛:对!
主持人:找出一块儿思考的空间。
郭涛:对!所以,我觉得一个人要想真的想干成一件事情的时候,面对的往往不是说艰难险阻,面对的往往也不是说一些困难。我觉得作为一个男人、作为一个四肢健全、思维正常的人,这些东西都是很容易能够解决的。那么就是说,面对着一些自己不想面对的人、面对着自己不想愿意做的事情,那么这可能正是你通向成功的一个途径。
主持人:嗯,好。明天早晨,就是你正式启程的日子了。
郭涛:对。
主持人:从哪儿启发?
郭涛:我非常热爱我们的祖国,我也非常热爱我们的dang!适逢“liang da”(那时,我还不知道应简称为“liang hui”,现在懂了。而这对我,也多少有点儿好处,譬如:2010年3月5日,正是因此而见到了宋科长——后话。)召开之际,我想明天——我要听着国歌,看着我们的国旗从北京升起。然后呢,我先到山海关。
主持人:哦。
郭涛:龙年——龙抬头。
主持人和郭涛:老龙头……
主持人:第一站,山海关。
郭涛:对。
主持人:好,这样,嗯,郭涛,尽管你慷慨激昂,而且呢,我们也能听得出来很有信心……


13年后,即2013年5月16日的下午,北京人民广播电台Fm103.9《行走天下》的节目:http://audio.rbc.cn/play.form?programId=2846&start=20130516160000
http://v.rbc.cn/play--s-/play_id_110493.html
行走天下:重走长征路
行走天下
    牛力:这里就是《行走天下》,为您打开一个世界的窗口,我是牛力。又到了每周四我们特别策划的内容,也是希望您和我们一起在这个纷繁复杂的世界中,寻找很多精彩纷呈的内容。在漫长的世界历史中,能够真正留下记忆并且能够持续产生巨大影响的事件和人物,其实如凤毛麟角。今天我们谈论的话题背景就应该属于其中的一个,从1936年到今天虽然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了77年,但是它却改变了一个大国的国家命运,也成为留给全世界的精神财富,这就是著名的红军长征。
    70多年以来,特别是新中国成立以后,重走长征路的人有很多,有纪念曾经足迹的,有考验自己毅力的,有传播信念的,有扶贫助学的等等等等,包括我们交通广播也曾经做过一个大型的策划,就叫“重走长征路”。今天和我们一路同行的嘉宾中就有一位,他即将在下周自己48岁生日那天,展开一次不同寻常的天下行走。与他同行的有刚刚步入社会的孩子,还有一位曾经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火炬手,他们这一去又是为什么呢?
    在开始之前,我们还是照往常每周四一样一起来听一首歌,歌本身并不重要,值得回味的是它的名字《涛声依旧》
    ——歌曲——
    有一位腾讯博友在我们节目开始之前,和我们互动说“1934年红军开始长征,这两万五千里的漫漫征途改变了中国的历史,也留下了很多回忆和反思。现代人尽享先辈留下的财富,如果让我们重新走一次长征的话,我们能够坚持到最后吗?没有亲身经历过的人,永远不会知道那个时候的人们到底经历了怎样的磨难和考验。
    在进入我们今天《行走天下》嘉宾对话之前,要首先有请《行走天下》一直以来非常期待的一位重量级的嘉宾,也是我的同事,来自新闻广播的苏京平老师,您好。
    苏京平:大家好,我是苏京平,还要特别向各位行者表达我的敬意,今天有幸来到牛力这里不胜荣幸之至。
   
    牛力:我们也都有同样的一个名字,都是行者,在工作之余或者利用工作的方式,可以经常的行走天下。
    苏京平:今天你选择了《涛声依旧》让我感触良多。
   
    牛力:为什么?
    苏京平:因为今天我非常惊喜的在直播室现场看到了一位我的旧友,他的名字叫郭涛,也是涛声依旧。
   
    牛力:刚才我们本来想在主人公出来之前,听上一段曾经的《人生热线》,要不我们还是先按照这个顺序来。
    ——《人生热线》节目回放——
    听到这一段我想苏老师肯定有很多的回忆,既然已经到了涛声依旧,肯定还得想一想最初的那个涛声是怎么来得。我记得我在听到这一段节目的时候,有一个记忆非常明确的时间,是在13年前的龙抬头。苏老师还记得这一天吗?
    苏京平:想起来真是感触良多啊,13年了,如今我们又能够重逢在这样一个直播室,当初没有这么宽敞,也没有这么明亮,似乎一切都显得暗淡,在那个时刻,郭涛也是怀着忐忑的心绪走进了我们的直播室。
   
    牛力:今天也是很长时间的一次重逢吧?
    苏京平:那当然了,今天格外的惊喜。
   
    牛力:从那以后有多长时间没有见了?
    苏京平:后来咱们最近一次见是什么时候?
    郭涛:应该是两三年前的一个冬天吧,也是在电台。
   
    牛力:我感觉有点《行走天下》版的《人生热线》啊。
    郭涛:这段录音也勾起了往事的回忆,那是2000年3月6号,我从这里出发,苏老师把我送到了起点,就是北京的天安门广场。然后3月7号早上,听完国歌,看完升旗,一路北上,一走四年。
    苏京平:那是一次壮行。
   
    郭涛:那个时候心绪跟现在不太一样,我记得苏老师给我界定的话题叫做《寻找失落的自我》,其实2000年时我经商在别人看来是非常不错的,但是那个时候我的心灵的的确确陷入了一种低谷,面对一些不愿意面对的,在金钱面前、在名利面前,看到了很多让我纠结的事情。于是突然就萌生了到外面看一看的想法,原来是想散散心,没想到一下就走到了今天。
    苏京平:我给了你三个忠告。
   
    郭涛:我记得,第一个以一种出世的态度面对入世的事情,这样在面临各种困难的时候,就不至于使自己陷于尴尬的境地;第二把个人的经历变成社会的财富;第三切忌酒后驾车。说实话,当时我只听懂了最后一个忠告,什么叫出世什么是入世,的确没有太深刻的理解,更不理解的是,当时我的情绪已经低落到极致了,我还有什么财富呢?一路走来,对苏老师这两个忠告,有深深的体会。可能接下来就去实现苏老师给我的第二个忠告,把个人的经历变成社会的财富。
    苏京平:坦率的说,当时我觉得郭涛的行走是他的一种冲动,这种冲动也许只是一时的,能够化作他长久的行动恐怕还很难说。我真是没有想到,事隔13年之后,他又要走上这条路了。
   
    牛力:如果说70多年前的那次长征,是从1934年走到了1936年,只用了两年的时间走了两万五千里。你是2001年到现在走了13年,有没有算过走了多远?
    郭涛:我这个人比较懒,其实每天行走多少公里我都有记载,但是从来没有统计过。
   
    牛力:你就想一想开了多少辆车,这些车的公里数,有没有可能能加到一起?
    郭涛:我想二三十万公里应该有了。
   
    牛力:这是我们今天听到的,首先是来自从13年前到现在的时间跨越,到现在可能还会有一些新的变化,比如曾经的那个只有1米左右的小孩。今天还有另外的两位嘉宾,可以帮我们来介绍一下。
    郭涛:我来介绍一下吧,坐在我左边的是我的儿子,叫郭冬雨,13年前他10岁,也曾经跟我走过一段时间。坐在我右边的是郭冬雨初中时的好朋友,也是我们天津市的奥运火炬手,叫李旭。
   
    苏京平:郭冬雨现在有多高了?
    郭冬雨:一米七八左右吧。
   
    苏京平:当初可是一个还很矮小,胖乎乎的小娃娃。当时要跟他爸爸行走一段,我还觉得这孩子是人小志气大。
    牛力:刚才我们在录音中听到有一个状态,曾经的郭涛出去行走天下的时候都是一个人,现在可能还会增加一些,有一些变化。我们还得看一看13年前后的这些人,除了我们长大的孩子以外,还有很多的听友对于你这种行走天下的感受。
    我觉得在接下来我们不到40分钟的时间,您肯定不可能言尽其意,我们挑比较重要的讲吧,当时为什么要离开?为什么在你各种事业走的非常顺的时候离开?
    郭涛:鞋跟脚的关系只有脚知道,鞋穿在脚上只有脚知道舒服不舒服。我曾经做过刑警,后来由于某些原因经商了,性格使然吧,可能不太喜欢商场的一些规则,陷入了极度的纠结比较焦虑。就像苏老师所说的,我也没有想过这条路能走多久,日子能走多长,其实是给自己壮行也好,怎么也好,内心藏着的想法是出去散散心,回来再接着做生意。真的没想到一走之后,觉得外面的世界很精彩。
   
    牛力:到底精彩在什么地方?
    郭涛:有一个志愿军的老战士,曾经给彭德怀元帅照相的一个叫金铎的老摄影家。在2000年认识他的时候,他已经72岁了。像我没有理解苏老师给我的两个忠告一样,也没有理解他给我的启发,就是有什么比跟大自然交流更能净化人心灵呢?
   
    牛力:我记得你在听到这个话的时候,当时你的身体好像还不是特别好。
    郭涛:当时我的身体还可以,后来随着跟大自然近距离的接触,远离以前我拥有的生活,比如酒桌,商务的应酬,城市的喧嚣,慢慢的我真的找到了属于我自己的一种生活。我觉得更适合于我的一种生活,在道路上不断的沉淀自己,视野宽了,想的问题也广了,我觉得我更喜欢那样的生活。所以在路上改变了初衷,决定了今后也要在路上。
   
    苏京平:当时的郭涛可以说是迷失了自己的信仰,乃至迷失了自己的灵魂。他这种离家出走和长征有相似之处,就是寻找出路,他试图通过走的方式,通过放弃的方式来寻找自己的出路,这是他当初的一个正能量和稍许积极的方面吧,不要把你描绘的那么颓废。
    郭涛:苏老师说的一点也不为过,那时候对人生、生命都是比较消沉的,的确在灵魂上如丧家之犬。但是在我的长征当中,真是像苏老师所说的,找寻失落的自我。
   
    苏京平:在你的行走当中我记得有很多次不是跟自然,而是在自然生活中的人,和那些人结下了永远难忘的友情,而且也看到了人间的真爱,所有这些东西给你其实是很大的正能量的充值。
    郭涛:由于我从事过刑警的工作,出行的时候把各种不好的现象都做了一个假设。但是有两点是出乎我意料的,就是我得到了萍水相逢的朋友在我陷入绝境时发自内心的对我的帮助,说实话没有他们可能我不会坐在你们面前。当时我就说,不是我郭涛有多大的本事,是一路结实的朋友可以说是一站一站把我给送给下来的,人间的这种真情。这个是在我出行的时候的确没有想到的,有时候我们大家出门可能把钱带足了事情就能解决,但是他们帮我真的不要我的钱,这个是我在城市难以想象的。在我的一路上,尤其是在我遇到特别大的困难时出现了,而这种出现是对我内心的一种震撼,所谓的正能量吧,可以说挽救了我那种丧家犬般的灵魂吧。
    苏京平:我当时觉得你并没有完全丧失或者抛弃,比如说你每到一个地方就会做一个特别的收藏,把当地的从派出所到公安局都拍个照片,就说明你这个情节并没有丢失。
牛力:上半时段我们给一些时间让两位年轻人发表一下看法如何?先听一下冬雨,冬雨在13年前的时候10岁,应该还有印象吧。
    郭冬雨:印象非常的深刻,我记得那天是在下午的时候,我看到我爸妈在吵架,忽然看见我爸的车就开走了,当时可能也是下意识吧,我骑着自行车在后面追着我爸。当时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觉得他这次走可能会很久,可能会见不着面了。后来慢慢知道我爸出去是做一些什么,他为什么要去做,包括他回来后自身的状态还有跟我之间的关系,确实比以前好了很多很多。
   
    牛力:你觉得是你变了还是你爸变了?
    郭冬雨:我爸变了。
   
    牛力:变在什么地方?
    郭冬雨:他至少不会再天天下午一两点起床,他会按时的起床,酒也不像以前喝的那么多了,也会跟我好好说话了,不像以前我看见我爸就一个怕字。
     
    牛力:这些对你来讲,在10岁的时候绝对是属于一个意外。
    郭冬雨:对,很大的意外,其实说意外也算不上,因为那时候我爸确实是忙,那时候我回家了我爸在上班,在外面应酬,他回来了我在睡觉,我上学了,他在睡觉。很少的时间能见面,我就记得上小学三年级的那个寒假,我长那么大我爸第一次跟我一起呆了那么长时间,在教我下象棋,那是第一次。后来四年级一个学期没有上学,我就跟我爸一起出去走,但也奇怪了,回来考试比上学的时候考的还要好。
   
    牛力:有一位腾讯博友说,“一个曾经的房地产老板却在事业如日中天的时候,只身一人游中国去了,这样的勇气真不是人人都有的,也许他是厌倦了商场的尔虞我诈,也许他是想去寻求一份内心的平静和自由。”
    今天我们演播室里还有一位郭冬雨的初中同学,是2008年北京奥运会天津的火炬手,她是一位运动健将。给我们说说吧,说说你听到这个故事,我想你可能对他们父子俩也很熟悉了,一直到现在您又采取了一个大家可能意想不到的想法,我们先把这个想法放在那,听你自己说。
    李旭:起初听到这个故事,我也是一个受人帮助的孩子,所以我对帮助这两个字感触比较深刻,亲身经历过感触过,所以我也想把这种关心作为一种传递带到社会、带到更多的地方,跟着郭涛叔叔,做郭涛叔叔的助手。
   
    牛力:就是在接下来的真正走长征路的这一次,应该还有你们两位的一路同行,这回不是一个人了。2000年3月份一直到现在13年的时间,你的车也换了好几辆了,刚开始的跑车,后来又越野车。3年多的时间走了东北的三省,后来又河北、山东、江苏,几乎现在全国各地没有你没怎么去过的地方了?
    郭涛:也不敢这么说,因为我走一个地方都比较细,可以细到以县为单位,在县里更细到稍微有点出处的,我有一本叫《中国名胜辞典》的书,2000年是抱着它在走。
   
    牛力:2011年又一次踏上旅程,而且换了一辆更大的车,房车。
    郭涛:在走的时候当时也没有房车的概念,的确房车出行真的能给大家提供各方面的便利。我走的都挺奇怪的,比如从北京到海口,也就两三千公里,当我从天津的大沽口炮台到海口的时候已经走了6800多公里了,因为我是认认真真的沿着靠海最近的一条路走到那里的。
   
    牛力:我们这次是要和大家重点说一说,接下来从下周三郭涛要展开的他这次的长征。非常有特点,是从延安往瑞金这样的方向反着走,同时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作用就是助学。我知道这次您带上两位,一个是作为你的助理,另外我们还看到了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火炬,这次据说你还要把这个火炬带着一路上去走。
    李旭,对于你来讲,你自己有一个怎样的思想准备或者说你在这之前有没有提前做过类似的准备?
   
    李旭:我打算带着我自己的奥运精神,跟着叔叔重走长征路,一直助学在路上。
    郭涛:说到助学我真的不敢当,如果没记错的话是列宁说过一句话,“忘掉历史意味着背叛”,我不知道说的对不对。作为60后来说,是听着长征组歌长大的,随着历史的变迁,现在孩子们可能对我们党以前的那段光荣历史,不像我们记忆这么深刻了,所以这是我带着他们俩走的其中一个目的。第二个,他们都是城市里长大的孩子,我想让他们去看一看跟他们同龄的孩子,或者现在正在中学读书的孩子的处境。在一些贫困地区,孩子们的学费,哪怕1000块钱对他们的家庭真的是一个很重的负担,这些现象也是我无意中发现的,所以我想让当代90后去面对他们可能目所不及的生活究竟是什么样的。2000年走以后,对我的心灵是一个净化,对我的灵魂也是一个洗涤,从内心的变化真的很大,我也想让两个孩子能够得到这种收获。
   
    牛力:5258说“重走长征路,重温革命景,两万五千里净化人心灵,”对于你来讲应该还是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但是对于两位我有点担心,我不知道两位能不能坚持下来,而且这次去你们有什么期待。
    郭冬雨:说句实话,我不知道这次我能不能坚持下来,但是我会用我所有的努力陪我爸走完这一段路,因为这条路确实是非常有意义的。如果要是说我能得到什么的话,我觉得第一是开阔眼界,第二就是让我知道一些我平时可能想象不到的事情。
   
    牛力:有一位朋友说,“回贵阳是我从没有走过的路,过瑞金、于都这都是红军长征的出发地,很想停下来,但是不行,因为不是一个人。这次认过路,终究还会来,长征是最想去走的路,哪怕是一小段长征也是我此生的追求,是我对生命最终极的理解。”不仅仅说就按照这样的路线去走,可能我们需要有这样的一种精神。
    郭涛:13年前跟现在的确是不太一样了,而且李旭今年正好是大学毕业,她是中国民航大学毕业,可能跟我这一上路就不像现在应届毕业生忙着找工作,到处投简历。我带这个孩子走也考虑了很多,能不能对这个孩子在今后的生活中有帮助。
   
    牛力:不管你能不能帮助他们俩,有一位网友说,“肯定他们俩能帮你,可以给郭涛叔叔做饭,省得老吃方便面”。
    苏京平:话说到这儿,我有一个想法,会不会有人有这样的质疑,当年红军是走过来的,是打过来的,牺牲了那么多人,从30万走到两三万人,最后到了延安。你们是开着房车,这个反差太强烈了,当年的红军是一路上围追堵截突围,有了遵义会议伟大的转折,最后到了延安。你们是一上来就到延安朝圣了,把终点的一切都一览无余,最后再走向苦难,而不是走向辉煌。你们在这个行程中会有些什么特别的吗?
    郭涛:没有当年艰苦的长征,也不可能有现在的房车,所有这一切都离不开红军一步一步走下来,让我们有了今天。
   
    牛力:在过了70多年之后,我们是不是还要完全模仿当时长征的样子,还是我们也需要讲一些与时俱进,有我们现在这样的方式,更多是从精神上追求,包括对房车的理解也是这样,现在越来越多的爱好者,通过这样很便利的方式走到哪,住到哪,吃到哪儿,这反而给他带来很大的方便,这不是一种奢侈的现象。我参观过三位的房车,都是非常简陋。
    郭涛:除了没有洗衣机其他的齐了,都是袖珍型的,比较适合在路上。省了酒店钱,可能费了油钱。
   
    牛力:今天我们的时间还是比较有限的,但是我想我们算是一个开始吧,从下周三我们就要和郭涛告别,接下来你的梦想非常明确了吗?
    郭涛:我觉得路线也好,海岸线也好,长征这个路线也好,我觉得路线都是一种形式。你上路的初衷是什么,你从甲地到乙地,每个人由于初衷不同,所看到的、所领悟的也各有不同,我更关心的是人与人之间的真情,还有自然环境。苏老师给我很多启迪,比如保护环境实际上是两个概念,一个是人文环境,一个是自然环境。我更喜欢人文环境,因为人文环境好了,就不会伤害自然环境。
   
    牛力:苏老师在13年前,郭涛第一次出去长征给了他三个忠告,我不知道今天你有没有想到可以再补充一点什么?
    苏京平:时隔这么多年要来总结和展望未来,我想有两句话跟你共享。一个是一切都会过去,当你难受的时候你会因此而高兴,因为一切都会过去;当你高兴的时候你要冷静,因为一切都会过去。第二句话就是一切皆有可能,关键是我们能不能够这样的追梦、这样的铸梦和这样的圆梦。
    郭涛:谢谢苏老师,一切都会过去,一切皆有可能。回顾历史是为了面对现在,面对现在是为了展望未来。
   
    牛力:有一位腾讯博友说,“早前看过关于郭涛的报道,郭涛的那辆白色的房车给我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房车就像一个小家一样应有尽有,据说他还会吹萨克斯、弹吉他,有音乐的陪伴,他的旅行一定不寂寞。”我还要说,郭涛曾经还是一位播音员。
    郭涛:不敢不敢,业余的客座而已。
   
    牛力:非常的感谢,我们也要对您马上开始的长征有一个非常衷心的祝福,不管怎么样,我们能够真正的走出去,把我们的爱,把我们的关心送给那些真正需要帮助的人,您不是还要助学在路上吗?
    郭涛:寻找那些学习成绩特别好,但是在经济上家庭遇到困难的孩子。我们的找,比较突出的一点是要进行实地考察。
   
    牛力:期待着你的消息,一路顺风。
    郭涛:一切都会过去,一切皆有可能。



——【当天晚上又一次送行】

就是在这天晚上,续东哥决定送上我们一程。这一送,把我们送上了“圆求学梦,则圆强国梦;成少年梦,则成中国梦—倒走长征路,寻找莘莘学子在路上”。

老爸说:其实不想走,其实他想留,留下来在家每个春夏秋冬。结果让太多的朋友们给送上了路。


     
9#
发表于 2013-5-29 21:41:55 | 只看该作者
继续。。。。。。。
     
10#
发表于 2013-5-29 21:43:29 | 只看该作者
Luanma之子 发表于 2013-5-29 20:43
与此同时,也有着叔叔大爷们的各种“送行”——大酒。话说送行多不可怕,可怕的是转天老爸一上午的难受。
...

郭老师好!

点评

你就是那个工作人员王总  发表于 2014-6-18 23:20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客服热线
4006662121转100# 周一至周五:09:00 - 17:00
公司地址:北京市房山区北京房车博览中心

房车家族致力于为广大会员提供更精彩的旅行线路、更优惠的营地服务、更多样的线上及线下活动,并为车主解决各种用车、玩车中的各种问题。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房车家族 ( 京ICP备14042078号  

Powered by Discuz!X3.2   © 2013-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